饶城~最普通的人间烟火味,最抚凡人心!

WWW.SRZC.COM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31 09:27  文章来源:信州资讯

看惯了高楼大厦,习惯了车水马龙,就开始贪恋起藏在老城区里的恬静生活。老房子里的时间,似乎比外界的时间走的更慢些,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像是被时间按了暂停键,在岁月里经久不衰,不管外面的楼房有多高,城市的声音多喧闹,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,年复一年的看着庭前花开花落,闻着屋后鸟语花香。




上滩头社区

在“矮楼深巷里,饶城民居收藏着岁月时光的生活故事,屋与房高低叠层,纵横交错。青砖墙灰瓦顶,雕花的门梁木制的窗上布满残年旧痕。你是否也向往着这样的生活,坐在低矮的平房里,看着阿婆在院子里晒簸箕,听着街头巷尾传来一声声的叫卖,孩童们走街串巷去上学,在树下追逐着蜻蜓,就是最好的童年。 


上滩头社区

藏在高楼中的街道是最深的回忆。顺着街边,总会在不经意间有所发现,慵懒的小鸟在枝头打盹,古朴的建筑随着时间褪色,街头的大爷正排队理发,巷尾的锁匠摩擦着砂砾,呲呲作响。身处其中,恍惚间不知今夕几何,这些藏在喧闹城市中的宝藏,是在记忆中最深的烙印,是岁月长河里最美的篇章。



铁路新村




相府路

老弄堂,是一段五味杂陈的记忆。老弄堂的性感,老弄堂的沧桑,老弄堂的吵闹,都是城市一笔浓重的背景色。如果说一座城市就是一部书,那么一条老弄堂则是这部书里的一章,老弄堂里的历史遗迹就是这一章里浓重的一笔。

很多年后这座城市的街道已是灯光辉煌,而弄堂里却依旧是挂着锈迹的老灯,生着锈的铁罩,蒙着灰尘,好似迟暮美人,又像等候归家的游子。



上滩头社区
时间的车轮滚滚,像是给藏在深巷里的故事上了锁,几经辗转,拥有六十年岁月的歌舞话剧团,到如今已经是人去楼空,看门的大爷说,以前这里的辉煌不可言语,声色犬马,歌舞不停,那醉人的歌曲穿透小巷在上空徘徊不去,一幕幕话剧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不可或缺的娱乐活动。


相府路
万历三十一年,有一座府邸俗称“天官府”,坐落于水南街的花大门,它乘历史而来,在这里驻足了四百多年,安宁的小巷,清灰的石板,在岁月的洗礼中已经残破不堪,精致繁复的窗棂,线条曼妙的飞檐,似在诉说着它的风情万千,透过残存的门廊,仿佛看见那雕梁画栋的里盛极一时的杨氏府邸。



水南街花大门
走在弯曲的小巷里,便闻见从窗里传来的饭菜香,巷子再深也掩盖不住这久违的烟火气,只容得一人的小厨房里就是孕育美食的摇篮。夕阳渐落,余晖挂在墙外的葡萄藤上舍不得离去,安静的老城区就在这平静如水的岁月里又过去一天。



相府路

城市的任何角落,因为生活的必然都不可避免地有一段故事。然而当我们去怀念、去寻觅的时候,却时常发现这一切都已然变化了。时代更迭,改变的是人们的模样,不变的是追忆往昔的情怀。

    [ 责任编辑:用心 ]
    分享到:

    上饶之窗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   ① 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上饶之窗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上饶之窗所有。

    ② 本网未注明"稿件来源:上饶之窗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"稿件来源:上饶之窗"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   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上饶之窗网站联系。